推荐资讯

待这位侍郎大人定睛一看的时候明白了从张柬之之后已经许久没有再

发布时间:2018-08-18 10:09 浏览:
不要阐述你自己所谓的理解,你前头的老家伙们,吃的盐巴可是要比你的吃的米粒子还要多的。
 
    所以,本着为委托人完成愿望的顾峥,拿着笔,一笔一划的将标准答案仔仔细细的誊抄在了试卷之上。
 
    竟是还未到了击鼓的时刻中,就全部的完成了。
 
    与顾峥有着大部分想法的学子们,现在具都是停下了笔来,心有灵犀的互相对望着,露出了踌躇满志的笑容。
 
    想来,能够上得榜单的几个人,就是在这群小子的里边出现了。
 
    也只有通读了九经的人员,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所有的试题。
 
    果不其然,再一次的鼓漏,试卷收取完毕,那些原本在前一场哀嚎的人,叫的声音则是更大了。
 
    不少人的后边的答卷,全都是一片空白。
 
    一次小题被卡出了,后边想要再答得顺畅,基本上就是不可为之了。
 
    对此,顾峥还特意的偷瞄了一眼斜对面的张易之的试卷,他的墨义的后一页,基本上也是交了白卷。
 
    这等人,不足为惧。
 
 505 阅卷
 
    正当顾峥有些得意的想要起身,跟随着场内的官员的指挥,退出尚书府春闱的考场的时候,一旁的张易之却是因为起身排队的缘故,又跟崔湜凑到了一起。
 
    两个人仿若多年的好友一般,怼在了一起。
 
    而张易之放出来的狠话,却是让快要离开考场的顾峥,眉头一皱。
 
    什么叫做,此届的状元就是我张易之的了?
 
    什么叫做探花宴上,你要给我这个状元敬酒?
 
    这春闱的结果还没出来呢,谁给你这么大的脸?
 
    但是深知其中的弯弯绕绕的崔湜,则是面上一黑,他一下就想到了张家兄弟的无耻之处。
 
    因为他自诩才子,很是端着点架子。
 
    从未想过通过走后门,来取得入仕的资格。
 
    若不出意外,凭借着他崔湜的才华,一个上榜的名额还是十拿九稳的。
 
    但是他偏偏忘记了,这个年头,还有一种人叫极度的不要脸。
 
    别说是走面首路线了,只要是有切实的好处,让他们跪着当狗也是愿意的。
 
    所以,在顾峥的疑惑不解,崔湜的面若黑炭,以及张易之的张扬大笑之中,这一届的春闱,顺利的结束了。
 
    等待在尚书省大门口的小满,此时的鞋子早已经被人给踩掉了。
 
    在人群中的他,就像是暴风中无助的小舟,被人挤得是前仰后合,煞是可怜。
 
    一旁的疯道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终于拿出了他鬼畜一般的拿手绝活。
 
    毒气攻击。
 
    只见这郑道士,将自己的道袍一解,敞开了他一个月未曾梳洗过的广大又博爱的胸怀。
 
    当下,两腋的狐臭之气,就涌现了出来。
 
    早日间,食得了两头整蒜,现如今,也可以用口臭喷之。
 
    若是这些都不算什么的话,下面的作为,已经足够让顾峥发现他们所在以及给小满腾出一个落脚的地方了。
 
    “这位仁兄,我看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简直就是大富大贵的命格,来来来让疯道长过来抱抱,也沾沾你的喜气。”
 
    “哎?壮士莫跑啊,做人不要这么自私好吧。”
 
    待到这一人逃跑之后,他就将其目标转移到了下一波的学子的身上。
 
    须臾的功夫,他和小满的身边,就形成了一个空荡荡的大圈。
 
    但凡是经过此处的学子们,接着掩住口鼻,如同见到了瘟神一般的,速速离去。
 
    间接的就做到了迅速疏通的效果。
 
    一时间,让出门的顾峥,找寻的很是顺利,只是顶着其他人诧异的眼神罢了,不在乎,不在乎。
 
    回得家中的顾峥,是倒头便睡。
 
    只是一天的考试就让自己是身心疲惫。
 
    还好这是在大周朝,科举是如此宽松的……不是啥人都能考试的春闱。
 
    待到三日后放了榜单,自己就可以尽情的休养一番,再战了。
 
    像是普通的学子,在经历过了春闱过后,总是可以踏踏青,游游院,放松一下自己。
 
    但是分属于尚书省的此次的礼部侍郎官员们,则没有清闲下来的心思。
 
    现在的他们,正在将这些试卷做一个简单的归拢,分类,待这些工作全部都做完了之后,就做到各自的岗位当中,翘首以待的等待着此次的最重要的人物出现了。
 
    那就是负责这一次春闱的宰相大人。
 
    这是大周朝春闱的例行规矩。
 
    主考官的工作由当朝的宰辅大人来负责。
 
    不出意外的,尚书省的大门外,就迎接到了姗姗来迟的狄仁杰。
 
    这位轻纱小轿子,单顶子简装出行的老者,到了这尚书省的内堂中一坐的时候,却是将大周朝权势最重的朝臣的气势,全部的都收敛了起来。
 
    而是和颜悦色的对着一众的堂官们开口道:“大家辛苦了,还是依照往年的老规矩来吧。”
 
    “每位堂官负责十人的举荐。”
 
    “而剩下的二十人,我们则是用查遗补漏的方式来补充吧?”
 
    “大家有意见吗?”
 
    “没有,全听大人的吩咐。”
 
    “那好,诸位辛苦一下,我们这就开始吧!”
 
    得嘞,上司的监管之下,工作的效率是刚刚的。
 
    不糊住名字的试卷就是有这样的一点好处。
 
    大家可以根据其上的姓名,籍贯所在地,判断出答卷人本身到底是谁。
 
    而根据名声的强弱,再过来阅卷的考官,就有了十分清楚的标准了。
 
    首当其冲,作为朝堂力量的代言人,一位侍郎官就率先将自己所负责的那一摞的试卷当中,属于顾峥的卷面给抽了出来。
 
    待这位侍郎大人,定睛一看的时候,才明白了从张柬之之后,已经许久没有再推荐人的狄仁杰大人,为什么会在此次的春闱过程中,强力的推荐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学子的原因了。
 
    盖就从此学子的这一笔清隽的小楷当中,着实可以看出其中的风采。
 
    看年纪,二十不满的这名为顾峥的小子,竟是难得的少年俊才。
 
    笔法老道不说,还极其的不失风骨。
 
    这就替他自己赢取了十分的印象分了。
 
    看到这里的侍郎官,脸上早已经浮现出了赞叹的表情。
 
    在接下来的细看的环节中,此官员都想着若是有些许的错漏的话,光凭借着这一笔字,也足矣抵足其中的过失了。
 
    但是没想到,一份标准的试题答案,一份顾峥的答卷,两者摆放在了一起的时候,这顾铮所书的明经科的经帖类的答卷,竟是分毫不差,没有一处的错漏。
 
    这只能说明一种情况。
 
    这个年轻的学子,是一个九经皆通的真正的俊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