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今天我们把各位请到这里主要是要把关于我区棚户区改造拆迁一事

发布时间:2018-06-07 10:03 浏览:
 他话音一落,燕九立刻挺直了身子。他随手带着的小刀,已经夹在了指缝间。燕九不过是个微小的动作,但却并没逃过霍风的眼睛。他转头看着燕九,笑呵呵的问说:
 
    “小兄弟,这就想对我动手了?”
 
    我也不看燕九,依旧微笑的看着霍风问:
 
    “霍先生既然最怀疑的人是我,可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霍风淡淡一笑,说了两个字:
 
    “感觉!”
 
    霍风一说完,我们两人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过往
 
    说实话,在我俩相视一笑的那一瞬间,我竟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如果他不是霍三爷的义子,说不定,我会和他成为很好的朋友。
 
    霍风见我没再说话,他便站了起来,看了看窗外,他微笑着说:
 
    “林先生,很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而不是对手,或者敌人!或许你对我了解不多,但我要告诉你的是,不管是齐家的人,还是南淮的人。谁招惹了我干爹,我就算做鬼,也会阴魂不散的跟着他……”
 
    说着,他竟主动冲我伸出了手。我也马上伸手,和他用力的握在了一起。
 
    送霍风走时,路过燕九身边。他轻轻的拍了拍燕九的肩头,淡淡的说着:
 
    “小兄弟,刀是凶物。最好不要随意示人……”
 
    霍风说这话时,我心头一凛。说实话,燕九自从跟着老鬼学习之后,他的那把小刀玩的出神入化。要不是和他熟悉,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掏刀。但霍风却清楚的看到了燕九的动作,就从这一点来看,这个霍风绝对不简单。
 
    霍风走后,燕九便走到我身边,他轻声的问我说:
 
    “哥,这个霍风到底什么来头?”
 
    我叹息一声,微微摇头说:
 
    “我知道的和你一样多,以前我根本就没听过这个人!”
 
    燕九点了下头,他又问我说:
 
    “哥,要不派人盯着他?”
 
    我苦笑了下,回头看着燕九问:
 
    “小九,你觉得就凭我们这些人,有能盯得住他的吗?”
 
    燕九也尴尬的笑了。
 
    霍风的出现,让我觉得事情变得棘手。但我又必须要坚持走下去。想了一会儿,我就回头看着燕九说:
 
    “好了,小九,你去忙吧。我要出去一趟……”
 
    和燕九一起出门,他去找了小毛。而我开车,直接去了世纪酒店的行政楼。之前和齐小妹约好,下午三点,一起看政府的新闻发布会。
 
    到了行政楼,按照事先的约定,我直接去了公共媒体室。一进门,就见宽敞豪华的多媒体室里,齐小妹正一个人在看着屏幕。
 
    见我进来,她便随意的指了指身边的位置说:
 
    “白风,来,坐这里……”
 
    这几天我做的这些事,已经逐渐取得了齐小妹的信任。她对我,也不像从前那么嗤之以鼻了。
 
    过去坐在她旁边的位置,齐小妹竟然主动给我倒了杯茶。因为发布会的时间还没到,我喝了口茶,便直接问齐小妹说:
 
    “齐小姐,你听说过霍风这个人吗?”
 
    一提霍风,齐小妹忽然一愣。她转头疑惑的看着我,不解的问说:
 
    “当然认识了,他是霍三爷的义子。怎么了,你怎么忽然提他?”
 
    见齐小妹认识,我心里稍稍安心。因为至少可以在齐小妹这里,打听一些关于霍风的消息。
 
    “他来找过我……”
 
    我一开口,齐小妹倒是有些惊讶的说:
 
    “哦?他回江春了?”
 
    我点头。齐小妹冷哼一声,略显不屑的说着:
 
    “霍三爷也真是没人可用了!他居然能把霍风调回来,看来他也不在乎他这张老脸了……”
 
    我疑惑的看着齐小妹,问她说:
 
    “怎么?难道他和霍三爷之间,还有别的事情?”
 
    齐小妹倒是没隐瞒,她对我讲说:
 
    “霍风是霍三爷领养的一个孤儿。不过领养时,霍风就已经十多岁了。据说霍风小时候就聪明懂事,深得霍三爷喜爱。霍三爷为了培养他,带他拜了不少名师,花费了许多心血。这个霍风也挺给霍三爷长脸,我听四哥说,他十五那年,为了帮霍三爷讨债,连续挑了三个人的手筋脚筋。也是那一次,让霍风有了些名气……”
 
    齐小妹说这番话时,完全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但我听着,却有些不寒而栗。我十五那年,还只顾着扯女同学的辫子呢。而霍风居然干出这么大的事。
 
    齐小妹说着,她喝了口茶。因为好奇,我忍不住追问说:
 
    “那后来呢?”
 
    齐小妹继续说着:
 
    “后来他就成了霍三爷的左膀右臂。那个时候,谁都知道,霍三爷有个干儿子很了不得。霍三爷也因此洋洋得意。过了能有个两三年左右,霍三爷忽然离婚,又娶了个夜总会的头牌当老婆。这女人据说很漂亮,但从前风花雪月的热闹惯了,而霍三爷虽然娶了新欢,但他依旧在外面花天酒地。据说他老婆耐不住寂寞,就开始勾搭霍风。后来听说两人勾搭成奸,被霍三爷撞破。霍三爷当时一气之下,给了霍风一刀,把这女人也打个半死。两人被一起赶出了霍家。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听过霍风的消息……”
 
    这段往事,听的我是目瞪口呆。没想到低调的霍风,居然还能做出这种事来。
 
    我忍不住的又问了一句:
 
    “那霍风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吗?”
 
    齐小妹不满的白了我一眼,呵呵冷笑说:
 
    “废话,当然不可能在一起了。对了,霍风找你干什么?”
 
    我也没隐瞒,把霍风找我的事,一五一十的讲给了齐小妹。齐小妹听完,她冷哼一声,不屑的说:
 
    “不用理他,他离开江春这么久,能知道什么?他找你,也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我立刻点头答应一声,但心里却不这么觉得。因为我知道,齐小妹和霍风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谁要是敢轻视这样的对手,那就等于自掘坟墓。
 
    见我没说话,齐小妹忽然叹息一声,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
 
    “哎,当时我四哥也是一时心软,没对霍三爷下手。不然的话,霍三爷的地盘和生意,早都属于我们齐家了……”
 
    齐小妹的话,更是让我一愣。我一直以为,霍三爷和齐家的交往非同一般。可从齐小妹这话里来看,他们两方,也根本不是铁板一块。加上我这次的计划,两家的决裂,估计很快就要开始了。
 
    话一说完,播放江春电视台的大屏幕忽然镜头一切换,转到了区政府的会议室。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不少人。
 
 第一百五十五章 新闻
 
    在众多的人中,有政府的工作人员,也有拆迁户的代表,更多的,当然是媒体的记者。让我没想到的是,现场来了不少记者,前面三排,居然都坐满了。镜头晃过,我看到了骆雨寒正坐在位置上,低头认真的记着什么。
 
    三点一到,就见几位政府的领导,正严肃缓步的走上了主席台前。一位中年男子负责主持工作,就听他严肃的说道:
 
    “各位媒体朋友,拆迁户代表,大家下午好。今天我们把各位请到这里,主要是要把关于我区棚户区改造拆迁一事,所遇到的各种问题,通报给在座媒体。下面,请我区刘上云区长,通报关于棚户区拆迁一事的处理意见……”
 
    主持人一说完,就见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清了清嗓子,看着下面的众人,缓缓的说道:
 
    “各位媒体没有,大家好。想必各位也都知道,我区在棚户区改造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涉嫌违法,给拆迁户带来巨大损失的事情。事情发生后,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向市委市政府进行汇报。同时,我们也成立了以我为组长的专案小组。主要调查在棚户区拆迁过程中的违法违规事件。区委区政府也责成公安分局,要求他们在限期内破案,对于涉嫌违法的人员,绝不姑息……”
 
    这位刘区长口才不错。工程招标。第三:重新评估拆迁户的损失,杜绝再次出现强拆的事件……”
 
    刘区长说了七八条。但我和齐小妹唯一感兴趣的,就是第二条。终止与天安公司的拆迁合同。并且暂时不允许招标任何工程。
 
    听完这一条,齐小妹咯咯一笑,转头看着我,略显得意的说:
 
    “好了,尘埃落定了。剩下的事,由我来办……”
 
    齐小妹说的剩下的事,指的是我们和政府重新签约,接手这份拆迁工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