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眼前的女人身段实在是太好那极致的曲线被包裹在皮衣凸后翘的身材

发布时间:2018-11-18 20:19 浏览:
 军师能够看出来,苏锐对张紫薇也是有好感的,否则不可能把对方一直留在身边。
 
    只是,这一场剪不断理还乱的纷乱戏码,至于最终的结果会变成什么样子……军师也没办法帮助苏锐。
 
    如果当张紫薇某一天愿意为了苏锐而奋不顾身一次,那么以苏锐的这种小受性格,又该会怎么处理呢?
 
    结果其实是显而易见的。
 
    军师一边走着,一边连续的开着。
 
    他开的手法极稳,基本上弹无虚发,不会浪费一发,这一点和苏锐动辄就打光弹匣的行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有军师亲自开路,苏锐自然是乐得轻松,他仍旧保持着双手插着口袋的姿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货是来度假的呢。
 
    他们来到了那个大厅跟前。
 
    从外面看,这就是一间很普通的厂房,然而,当邵梓航上前打开门的时候,里面的金碧辉煌深深的震撼到了他们。
 
    “在这种偏远的地方,搞出这么豪华的装修,看起来也不像是度假的啊。”邵梓航一边小心翼翼的端着四处查看着,一边说道。
 
    “弄不好是某些人为了拍马屁才故意为之。”苏锐淡淡的说道。
 
    他的这句话已经无限接近真相了,这个豪华大厅,就是冷飞扬为了拍龙少的马屁,才特地砸出巨款来装修的。
 
    然而,现在冷飞扬都已经生死不知了。
 
    “不用这么警惕了。”苏锐摆了摆手:“人应该早就跑了。”
 
    “万一这大厅里面有怎么办?”邵梓航仍旧没有放下。
 
    “如果有的话,你这么端着也没用啊。”苏锐似乎完全不担心的问题,他微微的笑了笑:“这里一看就是指挥者呆的地方,可连一个守卫都没有,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说着,他们便沿着楼梯一路来到了二楼之上。
 
    果然,他们没有在这里遇到一个敌人。
 
    “他们在开战之前,应该是呆在这里的。”邵梓航看着一瓶打开了的红酒:“我要不要带回去,说不定能够采集到指纹。”
 
    “不用了。”苏锐走过去,捏起了酒瓶,仔细的对着灯光查看了一番:“对方很小心谨慎,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这样能看出来吗?”邵梓航疑惑的问道。
 
    “这里光有酒瓶,却没有最能留下证据的酒杯,说明了什么?”苏锐反问了一句,答案已经在他的问话中被给出来了。
 
    “妈的。”邵梓航忍不住的骂了一句:“这绝对是个老狐狸。”
 
    黄梓曜皱了皱眉:“那对方应该是从什么地方离开的呢?外面打的那么激烈,要是从正门离开,极有可能被波及到,而且会引起我们的注意。”
 
    苏锐没有说话,而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而后指了指露台。
 
    看到苏锐这个动作,其他人都紧绷了起来!
 
    难道说,露台后面有人?
 
    双子星都用指着露台的大门,手指已经放在了扳机上面,随时准备扣下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露台的大门被打开了。
 
    “别动!”邵梓航猛的吼了一嗓子!
 
    然而紧接着,他便瞪大了眼睛。
 
    “怎么,是个美女?”他问道。
 
    眼前的女人身段实在是太好了,那极致的曲线被包裹在皮衣之中,前凸后翘的身材让每一个男人都挪不开眼睛。
 
    邵梓航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判定,这个女人是友非敌因为,当她看到苏锐的时候,眼睛里面露出了兴奋的神采。
 
    这明显带有期待情感的眼神,又怎么可能是敌人所能拥有的呢?
 
    “有故事哦。”邵梓航眨了眨眼睛。
 
    “你没事?”苏锐问了一句,他已经看到了冷魅然那微微红肿的面颊。
 
    “我没事,和你之前判断的一模一样,他并没有把我当成人质。”
 
    冷魅然快走了两步,竟然直接扑进了苏锐的怀里面,搂住了对方的脖子。
 
    这么极致的窈窕身材,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无比的**,邵梓航啧啧的两声,说道:“这么极的尤物,大哥也真是好福气啊。”
 
    苏锐被冷魅然这样拥着,感受着对方那极致曲线,似乎冬夜里的寒气都去了好几分。
 
    “没事就好。”不过,即便对方的身材极好,但苏锐也没有半点要吃豆腐的意思,他压根就没有打算和冷魅然发生点什么。
 
    而且,由于今天晚上的事情,他对冷魅然接下来的人生走向有点不太能把控的准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