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整个拆迁户的人群就被冲的四散这面的人也不追赶

发布时间:2018-06-07 09:52 浏览:
“哥,阿汤哥来了……”
 
    话音一落,就见阿汤从燕九的身后走了进来。
 
    一进门,阿汤便打量着我的办公室,他一边看着,一边调侃我说:
 
    “我说白风,你好歹也是老板了!这办公室是不是有些太寒酸呢?”
 
    阿汤一边和我开着玩笑,一边坐到沙发上。我忙给他递了支烟,点着后,抽了一口,我便开口问说:
 
    “阿汤,调的人都带来了吗?”
 
    阿汤点头答应一声:
 
    “带来了,不过我没让他们来这儿。我让他们在广场那面等着呢。放心,人都在车里,不会被外面发现的……”
 
    阿汤智商极高,他这么说,我肯定放心。
 
    我微微点了下头,阿汤立刻又问:
 
    “白风,你不是说下午行动吗?什么时候动手,我去看看热闹……”
 
    我抬起手腕,看了下表。接着,把烟头一掐,直接说道:
 
    “走,我带你看热闹去……”
 
    说着,我们三人便出了办公室。
 
    燕九开车,我和阿汤坐在后座。我让阿汤通知那批人,让他们朝区政府的方向开去。又让燕九慢点儿开。果然,没过多一会儿,就见两辆破旧的面包车超过了我们。
 
    阿汤指着前车说:
 
    “白风,就这两辆车。车也是乡下过来的,绝对没问题……”
 
    我点了点头。我们继续前行着。走了大约一半的路程,我便让阿汤通知前面两辆车,靠边找地方停下。阿汤有些不明白我要做什么,他通知完,便问我说:
 
    “白风,你这是要干什么?伏击谁啊?”
 
    我笑了笑,故弄玄虚的说道:
 
    “别着急,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和阿汤一说完,我便又给小毛打了电话。电话一通,我便低声问小毛说:
 
    “小毛,你那面什么情况?”
 
    小毛立刻回答说:
 
    “林哥,这面一切正常。区里派了两个领导,正给这些人解答呢。说什么我也听不见。不过这些人好像没有之前那么激动了。我估计用不了多久,这些人就得回去……”
 
    “好,继续盯着!”
 
    我交代一声,便放下了电话。
 
    我让燕九,把车停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我们三人就在车上抽烟聊天。聊的也都是这几天我所做的这些事。阿汤也在逐条的帮我分析着。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我手机再次响了。是小毛打来的,小毛告诉我说。那些上访户已经往回走了。和上访时一样,他们也是结对回棚户区的。
 
    和小毛说完,我便直接告诉阿汤说:
 
    “阿汤,告诉调来的这些人。戴好口罩帽子,直接下车。一会儿会有一批上访户路过这里。让他们吓吓这些人,但一定要注意。不能打人,可以骂,也可以拉扯。但就是不能动手。主要目的,就是吓唬人。并且动作要快,三分钟后立刻撤退。让他们离开市里,短期内不能来市里……”
 
    我一说完,阿汤便一边掏出电话,一边瞪着眼睛看我说:
 
    “白风,你这招儿可够损的!这些人刚刚上访,就被人截了。你这可是要把霍三爷往死里整啊……”
 
    我微微笑下,也没接阿汤的话。阿汤便开始打电话,他交代的很详细。直到确认对方听懂他的意思后,他才放下电话。
 
    我们三个,就坐在车里。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前方。那二十多人,已经从车上下来了。按照之前的安排,这些人口罩帽子都已经戴好了。并且这些人手里还都拿着棒子。
 
    燕九看着这些人,他呵呵笑了,回头对我说:
 
    “哥,这身装扮,和第一天晚上我们去砸人家,基本都一样……”
 
    我也笑了。这就是我的目的。我要让拆迁户把这些事都联系在一起,最后责任推到霍三爷的拆迁公司上。
 
    我们正说着,就见长长的街道上,一群上访户,正结伴的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阿汤拿着手机,直接下达指令说:
 
    “动手吧,但一定别伤人!”
 
    话一说完。就见这二十左右个戴着口罩,高举木棒的男人,直接朝人群中冲了过去。他们的气势汹汹的样子,看着的确挺吓人的。而这些上访户,基本都是普通的平民百姓。一见这些人冲了过来,全都吓的嗷嗷大叫,四处逃窜。就见整个大街上,立刻乱作了一团。
 
    因为担心会出事,我始终坐在车里,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比我预想的效果要好,这些人尺度掌握的很好。就算是到了跟前,也只是在空中挥舞木棒,口中脏话乱骂,但没有人真的动手。
 
    我原计划是三分钟时间,可前后两分钟都不到。整个拆迁户的人群,就被冲的四散。这面的人也不追赶,大声叫嚷了几句后,便都纷纷撤退,直接回了车上。因为雇佣的钱早已经付清,这些人一上车,便立刻朝着乡下的方向开去。
 
    一出好戏,不到三分钟便演完了。我拍了拍燕九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
 
    “走吧,戏也唱完了。我们该回去琢磨下一场了……”
 
    燕九立刻开车,我们三人回了夜总会。一进办公室,阿汤就感慨的说道:
 
    “白风,咱们不过半年多的时间没在一起而已。你可是越来越坏了。你这几招虽然有些冒险,但对霍三爷,肯定打击不小……”
 
    我呵呵笑下。从最开始的打砸事件,到找到超市老板,以及后来的放火,还有今天的拦截上访户。每一件事,我其实都是在拱火。我要把拆迁户对拆迁公司的不满,挑拨到极限。这样他们一定会给政府施压的。
 
    而真正把导火索点燃的,其实都不是这些事。这些不过是佐料,明天骆雨寒的那篇文章,才是真正的深水炸弹。
 
    我点了支烟,看着阿汤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