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长出了一口气一想这事完后我要和这个女魔头去南淮

发布时间:2018-06-07 09:49 浏览:
 一接起来,就听小毛在对面显摆的说着:
 
    “林哥,事情搞定!下午这些人就会去上访……”
 
    我心里一阵舒畅,但还是问说:
 
    “怎么安排的,具体说说……”
 
    小毛马上对我讲说:
 
    “林哥,其实不是我们安排的……”
 
    “嗯?什么意思?”
 
    我有些不解的问小毛。他继续说着:
 
    “我本来和秃子哥,准备去找我那个朋友。让他撺掇他家人带头上访。可没想到,我们刚找到他。他就告诉我们说,他们邻居正在联系大家,说下午去政府门口拉横幅呢。说官商勾结,百姓没有安全感。都怕还没等拆迁,连命都没了。我这一琢磨,这不是正好吗?不用咱们安排,他们自己就动手了。林哥,你说这是不是老天爷都在帮咱们啊……”
 
    小毛顺口胡说着。不过这个消息,我倒是挺意外的。想了一下,我马上又说:
 
    “行,那就让他们自己组织去。你下午和秃子跟着这些人,但注意,不要跟的太近。就随时掌握他们的情况就好……”
 
    “我小毛办事,林哥你就放心吧……”
 
    小毛和我保证着。
 
    放下电话,我便回了夜总会。刚给自己沏了杯茶,电话再次响起。这次是阿汤打来的,就听阿汤直接说道:
 
    “白风,人我给你调来了。从城乡结合部雇的一些乡下混混,每人二百块。绝对生面孔。你什么时候见他们?”
 
    阿汤的话,更让我心情大好。一切计划,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我马上回答说:
 
    “今天下午,到时候你给他们准备两台面包车。你要是有时间,最好跟着我一起去……”
 
    “我说白风,你小子这次怎么神神秘秘的,连我都不告诉?”
 
    阿汤不满的问了我一句。
 
    我哈哈大笑着说:
 
    “下午你就知道了……”
 
    阿汤也无奈的笑了一声,接着说道:
 
    “行,下午我和你一起去。我倒是想看看,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和阿汤又闲聊了几句,我便放下了电话。一边喝着茶,一边在仔细思考这件事的细节。我生怕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正喝着,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我不满的抬头看了一眼,暗想谁这么没礼貌,不敲门就进来了。一抬头,就见一身妖娆的齐小妹出现在了门口。
 
    我怎么也没想到,齐小妹会忽然来我这里,便放下茶杯,急忙站了起来。和她打了一声招呼,齐小妹一边四处看着,一边懒洋洋的说了一句:
 
    “正好路过,就进来看看你……”
 
    我笑着点了点头。但我心里根本不相信,齐小妹会是路过。
 
    果然,齐小妹看了几眼之后,便直接问我说:
 
    “林白风,你不是和我说。拆迁死人的事,要见报吗?这都几天了,你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刚要说话,齐小妹又补充了一句:
 
    “我说的也不全对,昨天你们又点了一间房子。不过总是搞这些,能有什么用?”
 
    虽然齐小妹最开始时,对这事儿是持怀疑态度。不过当她做了决定后,她反倒比我还着急了。我笑了下,看着齐小妹说:
 
    “齐小姐,您先别着急。过了今天,或许您就能收到好消息了……”
 
    齐小妹微微点了点头。看着我,她又说道:
 
    “行,那我就等你消息。对了,这件事结束后。你陪我去南淮呆些日子……”
 
    我一愣。我做这件事,就是为了挑拨霍三爷和齐家,同时也要得到齐家人的信任。走到他们中间的核心部门。可这些事,只能在江春运作。而齐小妹却忽然提出让我和她去南淮。
 
    见我一脸的疑惑,齐小妹马上又说道:
 
    “放心吧,不会让你呆的太久的。我去南淮,就是为了找土匪……”
 
    一提土匪,齐小妹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股子恨意。她盯着窗外,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那么羞辱过我呢!这个仇,我必须要报!”
 
    齐小妹说的羞辱,是秦念订婚典礼时,土匪曾当众让齐小妹难堪。我只是没想到,这件事过了这么久。齐小妹居然还念念不忘,始终怀恨在心。
 
    说实话,我对付霍三爷,心里都没觉得害怕。但是和齐小妹要去对付土匪,我心里却一阵发毛。想想秦念的订婚典礼,他一个人就敢来。面对当时齐小妹那么多人,他没有丝毫的胆怯,反倒豪气云天,将齐小妹羞辱一番。更何况,南淮是他们的地盘。土匪的身后,还有那个南淮传奇石中宇。
 
    想想这些,我就觉得心里没底。可为了接近齐小妹,我除了答应,也没别的办法。
 
    见我答应了,齐小妹还算满意。她开口说道:
 
    “那你对霍三爷做的这些手脚,如果走漏了风声,你该怎么办?”
 
    我知道,这是齐小妹在试探我。我立刻微笑的回答说:
 
    “这件事是我个人的行为,和齐家没有任何关系……”
 
    我一说完,齐小妹难得的笑了下。很明显,她对我的回答还挺满意。
 
    终于是送走了齐小妹,我在办公室里,长出了一口气。一想这事完后,我要和这个女魔头去南淮,我心里就一阵阵压抑。
 
    下午一点多时,小毛给我来了电话。他告诉我,他和秃子正远远的跟着上访的人群呢。这些人已经到了区政府门口,正在拉横幅呢。他还给我传来了几张现场的照片。我告诉小毛继续盯着。
 
    放下电话,我正准备给阿汤打电话。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喊了一声进,就见燕九开门说道:
 
相关阅读